米饭炒菜机

第十一章 等级再评定 ...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十一章

  

  导师评审录播室内,七位导师坐在一起看100位选手的定级视频。送来的视频是按照A、B、C、D、F的顺序播放的。

  

  第一个播放的就是阿云嘎的定级视频。看完阿云嘎的表演之后,所有导师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非常棒!我觉得单从这个表演来看,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偶像了,唱、跳、rap都没有什么问题,真是各项全能啊!”沈茗先开口肯定了阿云嘎的表演。

  

  “没错,他就是一个标准,A的标准。”江若笙也点点头。在阿云嘎的身上,她看不到任何的短板。

  

  “确实挺棒的,他唱得很好。”王晰没有多说什么。虽然之前初次定级的时候,他就看到过嘎子的唱跳表演了,但他还是觉得挺新奇的。 

  

  “那平时上课的时候,他表现怎么样?”杨硕有些好奇,一般这样优秀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傲气。

  

  “态度很认真,看上去很可靠”江若笙回想了一下脑海里关于阿云嘎的片段,“他也很乐于助人,会指导其他成员的舞蹈动作。”

  

  于是,阿云嘎成功定级为A。接下来,就是蔡程昱了。 

  

  蔡程昱一出镜,杨硕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是蔡珹喻吧?他这个发型,有点可爱啊。”

  

  “是诶,”沈茗也笑了,“看上去好乖哟~~”

  

  几位导师边看蔡程昱的定级表演,边评价着:

  

  “气息不错,唱得很稳。”这是沈茗最直观的感受。

  

  “他台风还是很好的,整个表演很连贯,看上去还蛮舒服的。”郑泽也在一旁点评道。 

  

  很快,就到了主题曲的高音部分。

  

  “好听!”楚少廷特别喜欢蔡程昱的高音。不过,对于蔡珹喻并没有再次表现出他那令人惊艳的舞感,楚少廷还是感到了遗憾。 

  

  “是啊!我觉得他作为一个vocal担当,跳舞也还不错,真的可以拿A了。”江若笙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我也觉得他可以拿A,非常期待他以后更精彩的表现。”要不是之前已经对上了暗号,音色也还是蔡蔡的音色,王晰真的不太敢认,因为蔡蔡的表现比嘎子还要更像一个唱跳爱豆,完全就是一个符合大众印象的小鲜肉。 

  

  “好,”杨硕看了大家的反应,给出了等级评定,“那蔡珹喻第二次等级评定的结果,就是——A。” 

  

  蔡程昱之后,就是张超了。

  

  对于张超的表现,众人的看法不一,王晰、沈茗给的是A,楚少廷、江若笙、郑泽和林宇皓给的都是B。杨硕虽然很想给金主爸爸面子,但张超的整体表现的确不能跟前面的阿云嘎和蔡珹喻比,所以,张超的等级评定结果就成了B。 

  

  也许是阿云嘎和蔡程昱两人开了个好头,大家都对后面的选手产生了很大的期待。然而,接踵而来的却是各种失望。尤其是D班、E班,有不少人什么都不唱,就来了一段freestyle的舞蹈;甚至还有跳了一段舞蹈后,忘记下面的动作了,就干脆放弃了。

  

  归根结底,大多数练习生年龄都还小,他们都只是孩子而已。每个人都是怀揣着成名的梦想而来参加这个节目的,但是,他们并不清楚,要想成名,他们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有的人自恃有天赋,有的人自恃有颜值,可他们,跟面临高考的学生党没什么差别,哪里都会有“学霸”、“学渣”,哪里也都会有拼尽全力、不懈奋斗的人。

  

  评完100个选手的定级视频,最终评定为A的却只有七个人,A班还差两个人。几位导师也没想到,这些选手的表现会这么差。于是,导师们还得从B班里扒拉出两个来,凑到A班去,原本定级为B的张超就这么重新被拎出来,放进了A班。 

  

  ……

  

  在众人的期待与不安中,宣布定级结果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所有人都来到了第一次定级表演的录播厅内,按照A、B、C、D、F的等级站好。

  

  杨硕拿着所有人的定级卡,站在了众人的面前。整个报等级的过程,是“国民偶像”的一大看点。他的播报顺序是打乱的,无形之中给所有选手增添了不少的压力。

  

  最终,A班留下了4人——蔡程昱、阿云嘎、张超、舒子恒。从B班升到A的有4个——温景川、陆淮莘、许湛、唐晗,两个来自风尚,两个来自辰星;从C班升到A的有1个——孔弦。 

  

  等级评定全部报完后,就是选择主题曲的C位了。C位只会从A班的九人中诞生,由B、C、D、F班的人投票选出,每位选手只有1票。

  

  节目组也没搞什么花样,就是把九个人的第二次定级视频,剪辑成九宫格,放在大屏幕上同时播放出来,请剩下的这91位选手,根据九人的表演,选出他们认为合适的C位人选。

  

  这九宫格一出来,大家瞬间就感受到了差距。最吸睛的无疑是蔡珹喻和阿云嘎,其他七个人,不是说表演得不好,能得A的都有两把刷子,只能说他们没有那么引人注目,没有什么记忆点。 

  

  最终,蔡程昱得到了38票,阿云嘎得到了29票,毕竟蔡珹喻已经演过网剧,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不少成员便因为这个给他投了票。其他七人只得了零星的个位票数,比如最惨的孔弦,只得了3票。

  

  于是。C位人选正式确定为——蔡珹喻。 

  

  …… 

  

  确定了所有人的等级以及C位之后,节目组公布了一项重大奖励,就是A班的九人,将和杨硕一起参与国内很热门的一项综艺节目的录制。 

  

  在有人欢喜有人忧的氛围中,所有人开始调换衣服和宿舍了。蔡程昱、阿云嘎和张超都依旧是A,所以并不需要调换。

  

  节目组在正式录制主题曲之前,又开始玩煽情的把戏了——录制选手们跟自己家人或朋友的通话。

  

  蔡程昱听到这个通知时,心情非常复杂。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一直在回避对家人的思念。因为他知道,回到原来世界的可能微乎其微。他现在很害怕思念,一思念就会让他感到更加的孤独。他宁愿让自己不停地忙碌,忙碌到没有精力去思念。 

  

  好在,蔡珹喻跟他的父母关系并不亲密,不然,他还要在蔡珹喻的父母面前伪装自己。 

  

  同样是父母离异,但蔡程昱显然比蔡珹喻幸福得多。蔡程昱的母亲很爱蔡程昱,如果没有她的支持,蔡程昱根本就不会走上音乐的道路。而蔡珹喻却不一样。他的父母在离异后,很快就组建了新的家庭,于是,蔡珹喻就成了多余的那一个。自从上了初中,蔡珹喻就开始住校,因为一到家里,他就感觉他是格格不入的。继父对他很客气,母亲对他也很客气,他仿佛就是这个家里的一个客人。 

  

  蔡程昱跟他们就更不熟了。因为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一直住在米维娱乐的宿舍里。拿到手机的蔡程昱,一时间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

  

  幸好,他从拿到手机的嘎子哥那儿要到了龙哥的手机号,他可以给龙哥打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喂?哪位?”

  “龙哥,我是蔡程昱~~”

  “嗯???蔡蔡???”听到熟悉的声音,郑云龙显然有些懵。 

  “我跟嘎子哥在一起录节目”

  “嗯?什么?你真是蔡蔡?”郑云龙持续懵逼中。 

  “你说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

  “蔡蔡……”郑云龙很无奈,娃儿想皮一下,你又不能不让。

  “哈哈哈,这下信了?”

  “嘎子参加的是国民偶像吧,你也去了?”

  “对呀,超儿也来了呢~~”

  “超儿也在?”

  “在呢,我跟嘎子哥、超儿一个宿舍。对了,龙哥你现在没有微博吗?晰哥都联系不上你”

  “嗯?你不是有我的手机号么?把我手机号给他不就行了”

  “我们的手机之前都被节目组收上去了,嘎子哥不记得你的手机号,今天节目组把手机还给我们,我才从嘎子哥那儿要到了你的号码”

  “行吧,我回头注册一下。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跳舞有点儿累。还有就是,节目组都不让我喝可乐! 

  “……等你录完节目,龙哥请你吃饭,油爆虾、口味蛇,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

  

  由于有摄像在,蔡程昱很多想说的话都没法说出来,但依然很开心。工作人员却觉得,蔡珹喻的这段通话平平无奇,估计是不会被剪辑组采用了。

  

  录完与家人通话视频的选手,接着就要录制个人介绍。这回大家穿的就是自己的私服了,节目组也配了造型师给所有选手做造型。等级再评定中,获得A的九位选手还有一个福利,就是他们九人的个人介绍会放在一百人中的最前面。按照九人竞选C位的得票数,顺序分别是蔡程昱、阿云嘎、许湛、陆淮莘、白逸轩、张超、温景川、唐晗、孔弦。 

  

  蔡程昱的个人介绍相当简洁:

  

  “大家好,我是来自米维娱乐的蔡珹喻,今年17岁。我非常喜欢唱歌,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接着,蔡程昱就来了一段他非常喜欢的《冰凉的小手》:

  

  “V\'entrar con voi pur ora/ 

  Ed i miei sogni usati/ 

  E i bei sogni miei/ 

  Tosto si dileguar/ 

  Mail furto non m\'accora/ 

  Poichè poichè v\'ha preso stanza/

  La dolce speranza……” 


第十章 主题曲练习中(4)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十章

  

  如果说A班的祁远和宋凡,只是让王晰感到了失望,那么F班的成员,就让王晰感到了绝望——这唱的都是啥啊?可愁死他了。

  

  这些成员到底是怎么有勇气来参加偶像选秀的?凭脸吗?但恕王晰直言,这颜值水平还达不到声入人心的平均值呢!身高也达不到╮(╯-╰)╭ 

  

  而且,王晰很怀疑他们的耳朵有问题。偶尔有一两个勉强在调上的,其他人就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哇!他好厉害啊!唱得好好啊!高音部分他竟然唱上去了! 

  

  ???怎么回事?他们对声乐能力的标准这么低吗?他寻思着这个高音也没多高吧?唱上去不是正常的吗? 

  

  所以,F班的这些人就是来凑数的炮灰吧? 

  

  ……

  

  跳舞是一项极耗体力的运动,持续练习舞蹈的蔡程昱流了不少汗,原本柔软顺滑的刘海全都糊在了脑门上,一颗颗汗珠顺着发梢滴落下来。

  

  事实上,只有第一次定级表演的时候,每位选手是自带造型来的。当时,米维娱乐的造型师把蔡程昱的刘海梳上去了,所以,蔡程昱看上去酷酷的。但节目开始封闭拍摄后,节目组就只给选手化淡妆。选手们会捯饬发型的自己捯饬,不会弄的就只能顺其自然。蔡程昱自然属于不会折腾发型的那一类,好在颜值能打,什么发型都好看。而顺毛蔡的出镜,跟逆毛蔡形成了很大的反差,气场一下子变得柔和、无害起来,看上去特别乖、特别可爱。 

  

  不光是蔡程昱,张超也浑身都是汗。目前,张超终于学完了整首曲目的动作,但也只是学完了而已,细节部分先不说,他现在还没有完全记熟动作,只能挑0.75倍速的版本。

  

  趁着阿云嘎教张超跳舞的机会,宋凡就在一旁蹭课。其他人的进度都太快了,他想跟着做动作也做不起来。不过,他挺好奇的,阿云嘎和张超又不是同一个公司的,关系怎么这么好?蔡珹喻跟他俩的关系看起来也不错。

  

  快到晚饭时间了,阿云嘎递给蔡程昱和张超一人一瓶矿泉水:“还有半个小时食堂开饭。”

  

  “吃完晚饭我想先回宿舍洗个澡,身上都湿透了,衣服黏在身上好难受。然后来这儿练个通宵,时间太紧了。”此时在线的是2号。他和1号每天每人的在线时间只有12小时,上课和练习舞蹈时,1号已经消耗了8个多小时,于是,像这种休息时间,就都是2号在线了。 

  

  “我也来通宵。”一口气灌下了半瓶水的张超自然不甘落后。

  

  “都这么拼啊?那就大家一起通宵。”阿云嘎觉得反正自己现在年轻着呢,熬个夜也不算什么。 

  

  看到他们仨这样,A班的其他人也不敢懈怠了,纷纷暗自决定,晚上也来通宵。

  

  洗完澡后,稍作休息,蔡程昱、阿云嘎和张超便拿着外套,再次来到了A班的教室。 

  

  蔡程昱在练习之余,看到张超有难以做到位的地方,就会凑上去给他讲一下该怎么做。并非是阿云嘎教得不好,而是蔡程昱作为同样没有舞蹈基础的人,在代入式体验之后,更清楚怎样才能把那些不到位的动作做好看。这就像一个大学的数学教授未必能给小学生讲清楚乘除法一样,因为在他眼里,答案是一目了然的,他很难理解小学生的思维模式。

  

  果然,有了蔡程昱的讲解,张超那些看上去很别扭的动作顺眼了不少。

  

  十二点多的时候,A班的其他几人虽然想继续练习,但实在撑不住了,还是回了宿舍。于是,A班的教室里就只剩下了蔡程昱他们仨。 

  

  到了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张超终于能照着示范跟上原速的节奏了。但他还是会忘动作,如果让他一个人跳的话,绝对会漏洞百出。 

  

  只是,他实在是太累了,蔡程昱也很累,两个人都瘫在了地板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好困。” 

  

  “蔡蔡,超鹅,起来,”阿云嘎同样很累,他一使劲儿,一手拽起来一个,“墙角有垫子,躺倒垫子上再睡,这么睡会着凉的。”

  

  “嗯。”蔡程昱和张超都借着阿云嘎的劲儿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墙角,瘫在了垫子上。

  

  阿云嘎也坐到了垫子上,给这俩娃罩上了外套,自己也盖上外套靠着墙角睡着了。 

  

  …… 

  

  早上五点多,管砚、舒子恒还有白逸轩来到了A班的教室,他们一推门,蔡程昱他们仨就惊醒了。

  

  “天呐,你们昨天真通宵了?”管砚很惊讶地看着俩人。

  

  “嗯。”蔡程昱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舞蹈跳得不好,勤能补拙嘛。” 

  

  “哇塞,你们真是太拼了!”管砚内心非常敬佩,“那今晚我也要通宵。”

  

  “一起一起,”舒子恒也附和道,“明天下午就要录定级视频了,时间真不够用。” 

  

  蔡程昱他们仨回宿舍洗漱了一番,再到化妆间重化了一下妆,就又回到了A班教室,继续练习。 

  

  1月16日,A班的课程是上午一节声乐课,下午一节舞蹈课,其他时间自由练习。

  

  这回来的舞蹈导师是楚少廷。对于A班的这几个人,楚少廷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蔡珹喻了。楚少廷是个不折不扣的声控,微博小号上关注了很多著名的CV和音色好听的歌手,不过在平时,楚少廷把自己的属性隐藏得很好。

  

  蔡珹喻做自我介绍时,楚少廷倒没感觉他说话的声线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当蔡珹喻一开口唱歌,楚少廷就立刻被他的声音吸引了,尤其是蔡珹喻唱到高音部分,楚少廷一下子就迷恋上了蔡珹喻唱高音时的音色。

  

  叶初言倒是表现得更像一个CV,可在楚少廷听来,叶初言虽然声线多变,但他的每一种声线都很普通,没有什么辨识度。反正,楚少廷还是更喜欢蔡珹喻的音色。 

  

  让楚少廷更惊讶的是,蔡珹喻的舞感特别强。他跳的《Handclap》,看着动作不难,但踩点极准,动作非常干脆。他的这段舞蹈,已经达到了不惧慢放、不惧截屏的程度。一般来说,只有经过严苛的训练,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如果这是他的天赋的话,未免也太惹人嫉妒了。 

  

  进了A班的教室,楚少廷先让大家一起跳了一遍主题曲。不过,让楚少廷感到意外的是,蔡珹喻虽然跳得也还不错,但他那种让人艳羡的舞感没有了。 

  

  楚少廷转念又想,可能是因为时间太短了,蔡珹喻还没练习好吧。 

  

  接下来,楚少廷又让九个人单独跳,一个一个跳给他看。这回,竟然只有阿云嘎和蔡珹喻没忘动作,其他七个里,宋凡跳得一塌糊涂,张超比宋凡好点儿,但也没好太多;管砚、舒子恒、顾琛、祁远和白逸轩,要么是没卡准拍子,要么是中间有卡壳的地方,要么是把动作顺序记反了。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动作还没有记熟?昨天江老师教过很多遍了吧?明天下午就要录制定级视频了!”楚少廷的语气非常严肃,“你们是只有跟着别人跳才会跳吗?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吧,定级视频是一个人一个人单独录制的,到时候你们要依赖谁?”

  

  说实话,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要记歌词记旋律,又要记舞蹈动作,哪有那么容易?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这里分配多了,那里自然就分配少了;想要两头兼顾的话,又很容易两边都讨不到好。

  

  楚少廷的严肃,让所有人意识到,只有加倍地努力练习,才能完成好任务。 

  

  ……

  

  时光飞逝,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在这三天里,蔡程昱刻苦练习,卓有成效。但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和声入人心完全不一样的氛围。

  

  A班的氛围还算可以,其他班却没有那么和谐了。大概是国民偶像的选手年龄都比较小,还没学会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淘汰赛制又很残酷,不熟的选手之间并不和睦。在镜头面前,他们会收敛一点,但在镜头外的地方,有好几个选手之间发生了一些摩擦。而A班的成员,也成了不少人敌视的对象。优秀,就是一种原罪。

  

  不过,蔡程昱他们仨可没时间花费在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上。对于某些人的明酸暗讽,他们都选择了无视

。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才是最好的回击。

  

  终于,到了1月17日的下午。每个班的教室里,节目组都放置了一台摄像机,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录制机会。并且,在录制定级视频之前,还要到隔壁节目组那边先录一下感受,然后回来正式录制定级视频;录完定级视频之后,同样要去录一下感受再回来。 

  

  A班的九个人坐在墙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动。

  

  看到大家都没有第一个去录制的意思,阿云嘎先站了起来:“那就我先了?”

  

  “加油!”大家都鼓起掌来,为阿云嘎加油。

  

  阿云嘎跟蔡程昱、张超、以及他之前的队友祁远击掌之后,便先来到隔壁录感受。

  

  “马上就要录制等级再评定表演了,紧张吗?”负责采访的,是一位短发小姐姐。 

  

  “还好,不是特别紧张。”阿云嘎的回答很简短。 

  

  “你觉得你这次会得到什么等级评定呢?” 

  

  “希望是A吧。”阿云嘎并不想过分谦虚。 

  

  “你觉得A班还有哪位选手比较出色?”

  

  “我觉得蔡程昱、张超,嗯,还有祁远都很出色。张超他没有舞蹈基础,但他真的非常努力,这三天里他只睡了六个多小时。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继续留在A班。” 

  

  阿云嘎表演的时候,蔡程昱和张超都挺紧张的,深怕嘎子哥突然忘词儿。好在,阿云嘎hold住了,不但没有忘词儿,舞蹈也跳得特别帅。

  

  …… 

  

  A班九人的等级再评定表演都结束了,阿云嘎和蔡程昱都非常顺利。张超的舞蹈虽然跳得没有那么好看,但所有的动作都没忘,演唱也毫无问题。只是,A班的其他人就不那么顺利了。顾琛中间忘词了,“啦啦啦啦啦啦”哼着旋律糊弄过去了;祁远有好几个地方跑调;宋凡的高音没唱上去,舞蹈根本就没跳在拍子上;白逸轩跳得很好,但是歌词唱串了,一二两段的歌词完全混了;管砚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rap部分,只跳不唱……只有舒子恒,发挥得还可以。

  

  等级再评定的结果1月18日早上才会出来,录制好视频的选手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事实上,今天是蔡程昱的生日,却不是蔡珹喻的生日。蔡珹喻的生日也是117,但却是11月7日。

  

  现在,只有梅溪湖的兄弟知道他真正的生日。由于是封闭式拍摄,他们都出不去,阿云嘎和张超想给蔡程昱过生日也没办法。倒是王晰,给蔡程昱点了一份油爆虾的外卖,以及一块巴掌大的小蛋糕。

  

  三个人窝在宿舍里,一起给生日快乐歌配上了花式和声,然后一人一口,分享了这个迷你的小蛋糕。 



第九章 主题曲练习中(3)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九章

  

  很快,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王晰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停止自由练习。

  

  宋凡和顾琛立刻窜回了原来的位置,其他选手也都安静了下来,看向了王晰。

  

  “那么,我们就先从A班开始吧。”王晰扫视了一下A班的九人。对于A班的这九人唱歌什么水平,王晰心中有数。嘎子、蔡蔡、超鹅不用说,绝对是一百人里的Top;舒子恒出过单曲,管砚科班出身,白逸轩从小学戏,都挺有实力的;剩下的三人里,从嘎子他们仨的表情就能看出来,顾琛属于有救的,祁远和宋凡的问题比较大。 

  

  尽管祁远、宋凡都有认真练习,但依然是拖后腿的。不过,从听觉效果上来说,A班的整体表现不错。 

  

  当A班唱完主题曲时,其他选手纷纷鼓掌,不得不承认,A班不愧是A班,实力都很强。当然,也有表面鼓掌,内心却不服气的。比如叶初言和许湛,他们这两个被定级成B的Vocal,刚好就站在祁远、宋凡后面,他们俩一出问题,叶初言和许湛就会尬笑着对视一下,内心的OS全都写在了脸上:这唱得啥玩意儿? 

  

  对于A班的表现,王晰并不满意:“A班的成员们,你们对你们的表现满意吗?”王晰始终认为,就算是一个唱跳偶像,但只要你的表演中有“唱”这个项目,就应该把歌唱好。 

  

  全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中有的是Rapper和Dancer,但不要以为你们只需要会rap、会dance就足够了。一个完整的表演里面,你们终归是要开口唱歌的。你们应该知道什么是木桶定律吧?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在一个组合里,你的队友的确可以帮你遮掩一些你的缺陷,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可以一直拖后腿。个人的实力是基础,不然,你很快就会被市场淘汰。” 

  

  听到晰哥这样说,张超也倍感压力,因为他也是个“瘸腿”。确实,他在声乐方面非常出色,可同样,他的舞蹈也的确渣。学唱一首新歌,他都用不了一个小时,但学跳一支新舞,他真的可以在三天内达到A级的水准吗?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标准,要想当一个唱跳偶像,还真没有那么容易。虽说他本来并没有想来参加国民偶像,可来都来了,他不想就这么放弃…… 

  

  看到张超凝重的表情,蔡程昱和阿云嘎都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超鹅没有舞蹈基础,而舞蹈又不是能够速成的,他们只能尽力帮助超鹅,走一步看一步吧……

  

  声乐大课之后,就是舞蹈大课。 

  

  这回来的舞蹈导师是江若笙。她带着所有人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跳了三遍。还好蔡程昱昨天跟2号学了一遍,不然,他觉得今天他肯定跟不上节奏。

  

  不是说江若笙教得不好,而是她把所有人都当成了舞蹈基础很好的对象来教,一个动作接着一个动作,“咔咔咔咔咔”过去,舞蹈基础差的人完全跟不上。而且,江若笙更多的是在做示范,动作描述非常模糊:“手往这里伸。”“把脚踢出去,往这个方向踢。”“头转过来,往这边看”……

  

  蔡程昱真的很想吐槽一下:这里是哪里?这个方向是哪个方向?这边是哪边?

  

  张超的进度不如蔡程昱,昨天晚上磕磕绊绊地只学会了一半。学会的这一半,张超还能跟得上江若笙的速度;但到了后面那一半,他就懵圈了。站在第一排的他,倒是勉强能跟着江若笙做动作,可做到后面的动作就忘了前面的动作,约等于没学。 

  

  同样的,江若笙给了他们二十分钟自由练习时间。

  

  这回,A班里舞蹈有问题的,就成了张超和宋凡。别看祁远是Rapper,他也学了三年的舞蹈,怎么说也是有舞蹈功底的。顾琛虽然是跳古典舞的,但他现代舞跳得也不差。

  

  于是,阿云嘎就像昨天晚上那样,一边给张超做示范,一边给他讲解动作。 

  

  蔡程昱也没闲着。2号没有上线,只是在意识空间里作场外指导。虽然蔡程昱比不上白逸轩这样专业的Dancer,但总比张超强多了。

  

  很快,江若笙给的二十分钟自由练习时间结束了,又是A班先表演。

  

  排队型的时候,前五后四,阿云嘎站在了张超和蔡程昱的前面。不怎么会跳舞的宋凡,也站在了队伍的后排。

  

  A班的表演开始了,江若笙一眼就看到了划水的宋凡和张超,不仅动作比别人慢半拍,而且还有动作直接瞎比划几下就混过去了。这种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舞蹈基础,江若笙在他俩第一次定级表演时,都只给了C的评定。不过,当初的定级结果是根据六位导师和杨PD的评定而综合给出的,张超唱功很强,宋凡rap实力突出,最后俩人能进A班江若笙也不是很意外。 

  

  可看他俩现在的情况,江若笙觉得等级再评定的时候,他们大概是保不住A了。

  

  江若笙的视线,又不由地落到了其他人身上。一百人里,颜值最能打的无疑是蔡珹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自带美颜特效,还极其上镜,单凭这张脸,也足以出道了。其他人么,江若笙觉得颜值排行靠前的有宋凡、阿云嘎、顾琛。宋凡痞帅痞帅的,阿云嘎的长相有种异域感,顾琛则很有古典气质,估计古装扮相会很好看。 

  

  如果要押谁能C位出道的话,江若笙会选择蔡珹喻。毕竟这是个一切看脸的时代,蔡珹喻不但有颜值,而且唱功出众,舞蹈也不算太差,还有人气基础。 

  

  看到A班众人的表现,其他班的选手都非常有压力,尤其是B班想要晋级A班的选手。在他们看来,A班里有明显弱点的,只有两人——舞蹈差的张超,以及声乐和舞蹈都差的宋凡。宋凡看着是最危险的一个,可是作为前电竞大神,他人气肯定不低。 

  

  …… 

  

  上午的两节一小时的大课上完后,节目组就给A、B、C、D、F五个班分别发放了接下来两天半的课表,让所有成员根据课表到各自的教室里练习。

  

  离午餐时间还有1个小时,由于这段时间没有安排课务,有的人就懒懒散散地回宿舍补觉去了。A班众人,则都选择了继续练习。

  

  五个班的教室,空间要比舞蹈房大一些,所以,A班的九人齐齐来到了A班的教室。

  

  一进教室,大家就自觉地开始练习起来。阿云嘎带着超鹅,继续教他没教完的部分,偶尔还要瞅几眼蔡蔡,看看蔡蔡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自由练习的时间里,蔡程昱依然和2号切换着上线。尽管蔡程昱现在已经学完了整个舞蹈,但细节方面还是差了很多,2号就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给他抠细节。

  

  基本上就是2号做好一个动作,定格住,然后再切换蔡程昱上线,让蔡程昱用身体去记忆每个动作具体要做到什么程度才好看。接着就是蔡程昱自己反复练习,把这些动作连贯起来。

  

  毫无疑问,2号是个脾气不大好的严师,蔡程昱做的稍有不到位的地方,他就会冷嘲热讽。蔡程昱懒得跟他吵,但心里的小本本上已经给2号记了好几笔账了,总有一天他会全都还回去的。

  

  ……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下午A班的声乐课,这次来的老师依然是王晰。

  

  声乐能力,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提升多少的。尤其是音准,对于没有基础的人来说,他根本意识不到音准是什么,他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发音到底高了多少、低了多少,只能依靠感觉去唱,祁远和宋凡就是这样的。 

  

  王晰先带着九人唱了一遍,然后就开始让大家一个一个地独唱。

  

  很快就轮到了祁远。私底下练习的时候,祁远也知道自己唱得不好,一直努力在练。但一站到王晰面前,他就紧张得不得了,看他手上的谱子就知道了,整张纸一直在抖。

  

  王晰看到这孩子怕成这样,只好安慰道:“别紧张别紧张,唱得不好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vocal担当,这方面的练习做的不多,但首先,你要克服畏惧心理,要敢于开口,敢于唱,这样才能有进步。”

  

  祁远调整了一下,终于鼓足勇气开口了,然而结果……王晰一脸懵逼地看向了阿云嘎,嘎子这是咋教的?怎么跑调成这样的? 

  

  阿云嘎也很无奈,他真的已经尽力了。事实上,祁远私底下唱得没这么差,实在是他太紧张了,越紧张越害怕,越害怕越发挥不好。

  

  王晰只好把祁远跑得特别厉害的几个音拉出来,让他反复唱。

  

  接下来的宋凡,王晰当然也并不满意。可那又怎么样呢?他心里很清楚,大多数偶像歌手的唱功,两个字,呵呵。

  

  当初,王晰接下这份综艺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耳朵被荼毒的准备。毕竟艺酷财大气粗,既然拿了人家的钱,那就得干活。

  

  为了节目拍出来的效果好看,王晰尽力给出了自己的鼓励:

  “挺好,唱得挺好的,有几个短音的音准再注意一下。”

  “唱得不错,高音部分要再松弛一点,不要那么用力。” 


第八章 主题曲练习中(2)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八章

  

  跟这些参加节目的选手不同,导师的通讯设备可不会没收。今天的录制任务一完成,王晰就登上了微博,想要看看有没有其他的MXH兄弟穿越过来了。

  

  王晰最先搜索的,当然是周深了,但微博上名为“周深”的ID显然不是他的深深。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深深微博ID的后缀“卡布叻”,这下一搜就搜着了。点进卡布叻的微博页面,王晰发现,深深现在是个混迹5sing和B站的翻唱型歌手,粉丝只有三十多万,原唱作品也只有零星的几首,代表作《大鱼》不见踪影。

  

  这个时空的《大鱼海棠》还在制作中,《大鱼》自然就还没出现。 

  

  王晰并不知道这个深深是不是穿越的,但他还是立刻关注了卡布叻,还给他发了一条私信“月弯弯”,他真的非常期待深深能够对上暗号。 

  

  接着,王晰又开始搜索“晰望村”的其他成员。在这个时空,王晰的记忆里并没有金铁霖老师,也没有马秋华老师,他自己也没有师从李谷一老师,所以,王晰很怀疑这个时空里有没有圣权。果然,一番搜索后,查无此人。 

  

  王晰又搜了“小山楂”刘彬濠,遗憾的是同样查无此人。

  

  接下来王晰搜的是李向哲。华睿集团总裁!?粉丝三千多万!?这真的是李向哲?王晰翻了翻本时空的记忆,还真是……这个时空的华睿集团,主要运营手机产业,跟原时空的华为差不多,去年又开始涉足娱乐产业,国民偶像里的顾琛就是华睿文娱送来的。作为一个简直是从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李向哲的一大半粉丝都是女的。 

  

  王晰加了个关注,不抱希望地也发了一条私信:“亲爱的小鸽子呀”他倒不是认为李向哲没穿越,而是觉得李向哲粉丝现在这么多,他的私信肯定会淹没在无数的消息中。

  

  现在,“晰望村”里就剩下巧儿了。王晰搜了一下蔡尧,没想到蔡尧现在竟然有不少粉丝,两百多万呢,比蔡蔡还多。原来,蔡尧之前参演了一部全网爆红的上星古装剧,即使戏份不多,但角色人设不错,蔡尧颜值又给力,一下子就有了不少粉丝。王晰也加了关注,顺便发了条私信:“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王晰一路搜过去,大多数学生党都没找着,找着的大部分也不是专业歌手。比如仝卓,现在也是个演员,粉丝八十来万,最近有个主演的网剧《国士》要播;比如代玮和星元,都是在韩国出道的男团偶像,一个粉丝两千三百多万,一个粉丝两千一百多万。

  

  最先回复王晰的自然是周深,接着就是被助理提醒的仝卓和蔡尧,当天晚上四个人就互关了,然后建了【MXH不说再见】微信群,聊得非常happy。代玮和星元的助理也发现了王晰的关注和私信,但她们觉得王晰发的“声入人心,不说再见”有些莫名其妙,还以为王晰被盗号了,就没有通知代玮和星元,也没有回关。

  

  除了王晰以外,周深、仝卓和蔡尧都关注了蔡珹喻、张超和阿云嘎(郑云龙此时还没有微博)。倒不是王晰不想关注他们,他现在毕竟是国民偶像的声乐导师,还是要避嫌一下的。 

  

  ……

  

  第二天早上,当蔡程昱、张超和阿云嘎吃过早饭来到大教室时,才七点半。

  

  8点的时候,所有人都到了大教室。今天来上大课的声乐导师是王晰,他先带着大家一句一句地学了三遍主题曲,然后就让100个人一起唱一遍。

  

  至于效果么,蔡程昱感觉他现在就像是在菜市场里一样,各种各样的杂音交织在一起。音准、气息、节奏……处处都是破绽,简直就是各种车祸现场,所有的杂音都在他大脑里乱转,耳朵真的是饱受折磨。

  

  蔡程昱不由放大了自己的音量,企图把这些杂音都压下去,顺便给跑调的人一个引导。

  

  蔡程昱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压,最先收到冲击的是站在他旁边的阿云嘎,他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蔡程昱震聋了,条件反射地往旁边躲了一下。蔡蔡的声音真的太响了,每次戴耳机听他的歌,都得先调小音量。 

  

  蔡程昱的声音一出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蔡程昱。在一百人杂乱无章的合唱中,蔡程昱的声音犹如窜天猴一般,“砰——”的窜了出来。 

  

  其实,按照分贝来衡量,蔡程昱的音量的确比普通人大,但绝对不会大到比九十九人的总音量还高。能在这么多声音中,无比清晰地听到蔡程昱的声音,主要还是因为他刻意地使用了美声唱法,高频泛音丰富。人耳对3000hz左右的声音最敏感,基本上2000hz – 4000hz的声音都是人耳敏感区。而同频率的两个声音,振幅大的那个会掩盖振幅小的。从听觉上来说,会完全感受不到低振幅的声音。蔡程昱在3000hz左右的区域有着相当标准、漂亮的歌手共振峰,听感上很有“焦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芯”。因此,在这种大合唱里,会感觉他的声音高高地飘在所有人之上,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

  

  一听到蔡蔡的声音,王晰就笑了,无奈地摇摇头,打了个暂停的手势:“蔡蔡啊……” 

  

  蔡蔡?王晰老师对蔡程昱的称呼为什么这么亲昵?不少选手的心里不由地冒出了疑问。

  

  “你的声音太响了!”王晰并没有意识到他叫蔡蔡有什么问题,“这样吧,你先站到边上别唱,我听一下其他人的声音。” 

  

  王晰这样一说,大家不由地笑了。确实,蔡程昱的声音实在太突出了,听着他的声音,根本就没法注意到别人了。 

  

  “好的,王晰老师。”蔡程昱点点头,乖乖地站到了一边。

  

  声入人心刚开始录制那会儿,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叫晰哥“王晰老师”的,不过,现在听到蔡程昱这么叫,王晰觉得挺别扭的。阿云嘎和张超则在一边偷笑,他们现在也要叫“王晰老师”了,晰哥一下子长了一辈。 

  

  蔡程昱站到旁边后,大教室里的合唱又回到了混乱的状态。这些选手里,并非没有唱得好的,阿云嘎和张超就一直保持着音准。但是,其他的大多数都在跑调,有的本来不跑调的也被带跑了。他们这些依旧保持音准的,根本没办法把那些跑调的拉回来。 

  

  王晰能说什么呢?他早就预料到了,国民偶像又不是声入人心。就算他们能出道,也只是“偶像”而已,何况他们现在还只是练习生。突然之间,王晰有些怀念蔡尧了,蔡尧起码还有救,眼前的这些人里,大半都没救了。 

  

  王晰只好让他们再自由练习二十钟,然后再按照等级分组来唱。 

  

  A班的这九人里,大多数在声乐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除了祁远、顾琛和宋凡。祁远兼修舞蹈和rap,顾琛是纯dancer,宋凡是纯rapper。祁远虽然在公司里接受过声乐训练,但因为他在团队里是rap担当,所以公司对他的培养方向重点还是放在了rap和舞蹈上。昨天晚上,阿云嘎已经给他正过音了,可收效甚微。至于,顾琛和宋凡,更是没接受过什么专业的声乐训练。 

  

  自由练习的这二十分钟里,阿云嘎只好继续指导他这位队友。 

  

  此时,A班九人的站位从左到右依次是张超、蔡程昱、阿云嘎、祁远、宋凡、顾琛、白逸轩、舒子恒、管砚。 

  

  宋凡往右看,是自己埋头瞎练的顾琛;往左看,是有人带着飞的祁远。宋凡琢磨着这样下去可不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于是,东张西望的宋凡就自来熟地凑到了祁远旁边,想要蹭课听。

  

  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阿云嘎对宋凡有些印象,见宋凡也过来了,便主动问他:“你有哪句不会唱吗?” 

  

  那边,正努力练习的顾琛发现宋凡去请教完全不熟的阿云嘎了,而且,阿云嘎看起来还很好说话、很耐心的样子,他就也凑了过来。 

  

  站在前面的王晰一看这情况,不由地乐了,“老父亲”到哪儿都是“老父亲”,就算真成了96年的,也逃脱不了带崽的命运。

  

  张超和蔡程昱看着阿云嘎身边围了三个声乐小白,明显忙不过来,就凑过去分摊了一下阿云嘎的压力,张超领走了宋凡,蔡程昱领走了顾琛。

  

  然而,宋凡这个音准,简直让张超开始怀疑人生了:宋凡不是会弹钢琴吗?怎么会跑调到这个程度?他竟然能把mi唱成re,把so唱成fa……张超不知道的是,宋凡的钢琴,只会弹那一首。 

  

  相比之下,顾琛就好多了,他是那种天生乐感就很好的人,学起来并不是很费力。

  

  其他班的人不由觉得莫名其妙。大家彼此之间都是对手,A班“团结友爱”给谁看呢?难道是为了镜头吗?就算是为了镜头,也没必要这么用心地指导自己的对手吧?要是最后对手成功出道,自己却黯然离去,肯定会后悔死的…… 


第七章 主题曲练习中(1)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七章

  

  定级之后,就是分宿舍了。A级是三人一间,B级是四人一间,C级是五人一间,D级是六人一间,F级是七人一间。相对而言,A级的宿舍最“豪华”,西侧并排放着三套床-衣柜-书桌组合,上面是床,下面是衣柜和书桌。东侧是沙发和茶几,南侧是阳台,北侧是卫生间。

  

  蔡程昱、阿云嘎和张超分到了同一间宿舍,他们的宿舍在整条走廊的最东边,隔壁宿舍住的是祁远、顾琛、宋凡。 

  

  按照节目组的规定,每天食堂的早餐时间是7:00-8:00,午餐时间是11:30到1:00,晚餐时间是5:30-7:00。宿舍12:00熄灯,熄灯后禁止喧哗,影响他人休息,且不得无故外出,外出必须得到节目组批准。不过,A、B、C、D、F五个班的教室,以及五间健身房、五间琴房、十间舞蹈练习室,都是24小时开放的。

  

  节目组给选手们发了统一的卫衣和T恤,A等级的颜色竟然是粉红色……?好吧,看习惯了还是挺可爱的。除此之外,节目组还给每个人发了一本日记本,要求选手们每天写练习日记。当然,节目组还给每个人发了赞助商提供的手机、护肤品,以及牛奶。

  

  每位选手的通讯工具在节目录制开始前就收上去了,现在发下来的手机里是没有手机卡的,wifi密码也完全保密,因此,在这场封闭式录制的真人秀中,选手们私下里是没有机会和外界联系的。除了收走了通讯工具,节目组还收走了选手们的零食等各种非生活必需品。

  

  选手和导师出场,加上第一次定级表演,录制了一整天的时间。定级后分宿舍,也有摄像组跟拍。吃过晚饭之后,大家也没有休息的时间,因为节目组还要录制每个选手的定级感想。 

  

  节目组分了五个采访小组,一百位选手按照第一次定级后的座位号,依次进入采访间录定级感想。很快,蔡程昱、阿云嘎和张超就录完了定级感想,一起回到宿舍开始收拾行李。宿舍里有摄像头,虽然有些话还是没法说,但三个人聊得还是很嗨。

  

  嘎子:“蔡蔡,你怎么又带了这么多双鞋?”

  蔡蔡:“我没带多少啊,才十二双,都不够穿。”

  超鹅:“我的可以借你穿。”

  蔡蔡:“节目组也真是的,把我的可乐都收上去了,可乐算零食吗?”

  嘎子:“可乐不算零食吗……”

  超鹅:“蔡蔡啊,你现在可是偶像,要注意身材管理。”

  蔡蔡:“我现在可瘦了,还有腹肌呢~超儿你有吗?”

  超鹅:“……嘎子哥,龙哥呢?”

  嘎子:“他跟我们一样,不过他在排学校的音乐剧。”

  超鹅:“是《吉屋出租》吗?”

  嘎子:“不是。”

  蔡蔡:“啊,好可惜,我还想看嘎子哥的Angel呢~” 

  阿云嘎:“……”

  超鹅:“嘎子哥,来一段《I'll cover you》呗~~”

  蔡蔡:“对对对~嘎子哥来一段呗~”

  超鹅:“Live in my house/I'll be your shelter~” 

  蔡蔡&超鹅:“Just pay me back/With one thousand kisses/Be my lover

  /I'll cover you~” 

  嘎子:“……”

  蔡蔡&超鹅:“嘎子哥?” 

  嘎子os:这俩皮孩子! 

  ……

  

  定级结束后,节目组就通知所有选手第二天早上8点到大教室集合,学习主题曲《Follow the light》。100位选手必须在三天内学习和演绎这首主题曲,根据表现进行等级再评定,每个人只有一次录制机会。同时,节目组也给所有人发了乐谱,赞助商提供的手机里,也存了主题曲的舞蹈视频。 

  

  当三人整理好行李时,已经快接近晚上八点了。但既然拿到了谱子和视频,肯定要提前练习一下。于是,阿云嘎带着俩小孩,顺便拉上了他在风尚文娱的六位队友,一起来到了琴房,准备先熟悉一下主题曲。

  

  阿云嘎坐在钢琴前弹伴奏,他、蔡程昱和张超很快就把整首歌顺下来了。风尚七子里的温景川和陆淮莘,学习的速度也挺快,但其他人就不行了。作为他们的队长,阿云嘎还是很负责的,一个一个地给他们正音。果然,无论到哪里,阿云嘎都摆脱不了“老父亲”的命运。

  

  倒不是蔡程昱和张超不想帮忙,一方面,他们跟风尚文娱的那些人并不熟,另一方面,张超自己的舞蹈就是个大问题。学完歌曲后,蔡程昱就拽着张超去舞蹈房练舞了。

  

  这个时候,就轮到2号上线了。不过,这不代表蔡程昱就可以闲着了,他也得学。主题曲的考核是要边唱边跳的,2号的唱跳自然都没问题,但问题是,他的发声习惯跟蔡程昱是不一样的。如果梅溪湖的那些人没有穿过来,2号自己上就行了,但现在,要是2号自己上了,就很容易被听出破绽来。

  

  2号对这种情况当然是无所谓的,蔡程昱却很介意,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其他兄弟解释2号的存在,更不希望2号暴露出来后,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对于能不能自己表演,2号不怎么在乎,他更热衷于拉1号下水。他觉得,如果1号跟着他走上了当顶流偶像的道路,名利双收之后,也许他就不会再一心想着“推广美声”了。 

  

  在2号的眼中,国民偶像主题曲的舞蹈完全没有什么难度,都用不着慢放,稍微看几遍就知道动作该怎么做了。但张超却无从下手,只能一遍一遍地慢放视频,笨笨拙拙地尝试着视频中的动作。

  

  2号可没有什么教人跳舞的耐心,尤其是他跟这个张超又不熟,所以,2号就和1号来回切换,1号学会了,再去教张超。 

  

  2号扒出一段动作,自己做几遍,就切换1号上线。 

  

  因为记忆互通,蔡程昱倒也能凭着记忆跟着2号跳,但动作就不那么到位了。于是,2号就会在意识空间里作场外指导:

  

  “右手抬高一点!”

  “抬太高了!再低点儿!”

  “眼睛看手的方向!” 

  “胯要送出去!”

  “是左脚在前不是右脚!” 

  “你自己看看镜子,你这个wave做的是个啥?换我上线,我再给你做一遍,好好体会一下!”

  ……

  “你怎么这么凶啊……”蔡蔡有些委屈,他又没有舞蹈基础。

  “是你太笨。你要是想放弃的话,也无所谓,我自己上就行了。”

  “你唱得没我好,我都没说过你笨!”

  “做偶像又不需要唱那么好。”

  “……”

  “既然你不想让我在你的兄弟面前暴露,那你就好好练舞。”

  

  蔡程昱不吱声了,他知道2号这是在激他。虽然有时候他觉得2号挺讨厌的,但2号在舞蹈方面确实非常强,而且他也不是听不进批评的人。心里憋着一股气的蔡程昱,学得愈发认真。 

  

  勉强达到2号的要求后,蔡程昱就把他学会的动作教给了张超。

  

  超鹅:“蔡蔡啊,你什么时候学的跳舞?挺厉害的呀!”

  蔡蔡:“我这是天赋异禀~”

  2号:【嗤,最简单的wave都做不到位,还天赋异禀?】

  蔡蔡:【最简单的HighC都唱不上去,你也没好到哪儿去。】

  2号:【……你是不是对HighC有什么误解?】

  蔡蔡:【╭(╯^╰)╮】

  

  琴房里,阿云嘎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这些个孩子的音准……他们的音准真的存在吗?跟他们比起来,1975组合简直就是天使。好吧,是他要求太高了,低半个音、高半个音什么的,普通人大概听不出来……吧?

  

  九点多的时候,阿云嘎终于放弃了,带着他的这些队友们一起来到了舞蹈房。此时,蔡程昱才教了张超四个八拍的动作。没办法,即使有2号这个王者辅助,蔡程昱和张超都是完全没有舞蹈基础的青铜,哪儿那么容易上分?

  

  阿云嘎和他们的主舞陆淮莘,很快就把整首歌的舞蹈扒出来了。在阿云嘎和陆淮莘的示范下,风尚文娱的几人迅速进入了状态。可怜的超鹅,却完全跟不上进度。

  

  对于蔡蔡能学得这么快,阿云嘎还是挺意外的,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蔡蔡可是跳舞会同手同脚的娃。不过,他觉得蔡珹喻本体在舞蹈上可能比较有天赋,所以蔡蔡才学得快。

  

  比起风尚文娱的队友,阿云嘎自然是跟老云家的娃儿们更亲近。把教队友跳舞的任务交给队里的主舞陆淮莘后,阿云嘎就来手把手地教超鹅了。看超鹅这个样子,阿云嘎很怀疑他能不能在三天内学好主题曲的舞蹈。

  

  不用教超鹅之后,在2号的严格指导下,蔡蔡的进度一下子就上来了。超鹅却在苦苦挣扎着。但是,他心里完全没有放弃的想法——既然蔡蔡能做到,他为什么不能做到?他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半途而废”。 


第六章 国民偶像初次定级(6)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六章

  

  顾琛表演完之后,沈茗让他唱了一首歌。蔡程昱一听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纯天然唱法”,不过,顾琛的音准还行,最终也定级为A。

  

  顾琛后面,上来的是30-32号的那个三人组合。蔡程昱对里面的32号肖致很有印象,就是特别擅长抢镜头、被2号吐槽可爱得很假的那个。

  

  肖致个子有点矮,笑起来甜甜的,长得其实挺可爱。蔡程昱觉得他的舞蹈跳得还不错。不过,2号还是看不上他:“他这是全靠队友衬托,Dancer里面,他排不上号的。”

  

  果然,他们组合里一个A也没有。

  

  这个组合之后上场的,又是一个个人练习生。他叫尹瀚,蔡珹喻是认识他的。之前《只许喜欢我》原定的男二演员就是尹瀚。但是,尹瀚又接到了更好的资源,一部大IP古装仙侠剧的男三,就推掉了网剧《只许喜欢我》的男二。没想到,《只许喜欢我》小范围地爆了一把,蔡珹喻的粉丝从零星的百十来个一路涨到一百多万。可是,尹瀚参演的那部准备上星的仙侠剧,因为其中一个配角吸毒被捕,片子要重新剪辑,迟迟没能定档。所以,尹瀚的人气现在还不如蔡珹喻。

  

  尹瀚的经纪公司把尹瀚送到国民偶像来,蔡程昱估计不是为了让他出道,只是让他来增加点曝光度、涨涨粉的。毕竟,能接到大IP的男三,这个公司的资源还是挺给力的。 

  

  尹瀚的表现也印证了蔡程昱的想法——唱歌跳舞,一无是处。最搞笑的是,尹瀚的伴奏竟然是1.2倍速的,他说因为他唱歌会抢拍,伴奏加速后就不会抢拍了。结果不用猜也知道,他得到的等级评定是F。 

  

  2号倒是认为,尹瀚挺聪明的。在这种真人秀中,最怕的不是表现差、被导师批评,而是没有特色、没有记忆点。一期节目,不可能全是精彩的镜头,但比起那些平庸的、不上不下的表现,剪辑师肯定更倾向于有戏剧性的画面。2号敢肯定,尹瀚的这段表演,肯定会在节目里出现,而且,他也肯定会给一些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要是拿了废柴翻身的剧本,更能吸粉。

  

  两个组合过后,又是一个个人练习生,大屏幕上显示的是来自艺酷娱乐。他一出现,选手席上再度窃窃私语起来:

  

  “艺酷网也有经纪公司?”

  “有的啊,艺酷直播的主播签的就是艺酷娱乐吧。” 

  “啊啊啊啊!是宋凡大神!他是我偶像啊!好想去要签名!”

  “他出道过?”

  “什么呀,他是电竞圈的大神,连续四年全国大赛的MVP!去年还拿了全球赛的MVP!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退役了。”

  “打游戏的也长这么帅……?”

  “电竞圈的为什么来参加国民偶像……”

  

  “大家好,我是来自艺酷娱乐的宋凡,今年21岁,之前是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宋凡看上去并不像一只游戏宅,反而很有偶像的气场。身高一米八八,颜值不低,瞬间就让不少选手产生了危机感。

  

  杨硕平时不打游戏,对电竞圈并不怎么了解,也就没寒暄什么,直接进入了正题:“OK,准备好了的话,就开始表演吧。” 

  

  宋凡的Rap不错,吐字、爆发力、节奏感,都很出色,跟之前的定级为A的祁远相比,也没差多少。不过,他跟大多数选手一样,又是“纯天然”唱法。舞蹈方面,他也跳得一般般,动作都比较简单。 

  

  表演结束后,宋凡主动要求展示一下钢琴才艺。大家都很意外,没想到电竞选手还会弹钢琴。宋凡将要表演的曲目,正是著名的《野蜂飞舞》。在很多普通人的眼里,《野蜂飞舞》已经和“炫技”画上等号了。 

  

  在这个时空,有一部特别红的网络小说《全职高手》,里面的男主叶修就是用《野蜂飞舞》里练手速的。同为职业电竞选手,宋凡觉得他不能比别人差,就特意去学了这首曲子。小说里有提到,叶修弹完整首曲子只用了48秒,一番努力之下,宋凡追平了叶修的纪录。对于他这种电竞选手来讲,钢琴弹得再快其实没有多大意义,毕竟右手拿的是鼠标。不过在这里,展示一下他的加速版《野蜂飞舞》,应该算是节目的一个爆点吧,希望能够有助于他定级成A。 

  

  今天宋凡发挥得很好,只用了47秒就弹完了《野蜂飞舞》,全场一片震惊。蔡程昱也挺震惊的,他听得出来,在这么快的速度下,宋凡竟然一个音都没有弹错!

  

  也许是《野蜂飞舞》带来的震撼太大了,宋凡成功定级为A。至此,A区的9个席位上已经坐满了人。

  

  就在众位选手议论纷纷的时候,杨硕站了起来:“现在,定级为A的选手已经有了九位,那么,后面还没有定级的选手怎么办呢?不要着急,我们还可以Battle!如果你的表现够出色,可以直接跟坐在A区的选手Battle,看看谁才是真正的A。所以,坐在A区的九位选手们,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一时间,原本都在看好戏的A区众人,再度紧张起来。

  

  没过多久,第一位要跟A区Battle的选手出现了——叶初言。叶初言是中央戏剧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大三生,一开口就是标准的播音腔,唱功不错,还很擅长伪音,才艺展示时,他用女声唱了一首《Burning》,瞬间惊艳了众人。

  

  但是,对于听过深深空灵音色的MXH四人来说,叶初言的女声声线不够自然,发音也不稳定,尤其是高音区,唱得有些吃力,反倒是他的本音更有辨识度。

  

  现在,叶初言需要跟A区的一位选手Battle,Battle成功的人,才能坐在A区。目前,9人里艺能定位倾向于vocal的,有张超,蔡程昱,阿云嘎,管砚,许湛;而蔡程昱、阿云嘎、管砚和许湛,四人的舞蹈又都不错,选他们Battle的话,势必还要Battle舞蹈。不会跳舞的叶初言,只好向张超发起了挑战。

  

  张超其实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谁让他也不会跳舞呢?

  

  面对叶初言,张超自我感觉没什么压力。跟其他来参加国民偶像的选手相比,叶初言确实唱得不错,但跟他们这些梅溪湖出来的相比,还是差了些的。

  

  站在舞台上,张超唱了一段《香榭丽舍》:

  “Je m'baladais sur l'avenue le coeur ouvert a l'inconnu

  J'avais envie de dire bonjour a n'importe qui

  N'importe qui et ce fut toi je t'ai dit n'importe quoi

  Il suffisait de te parler pour t'apprivoiser

  Aux Champs-Eées aux Champs-E□ées

  Au soleil sous la pluie а midi ou а minuit

  Il y a tout ce que vous voulez aux Champs-Eées

  Il y a tout ce que vous voulez aux Champs-Eées……” 

  

  单听他醇厚的音色,就是一种听觉上的享受。不过,在不少其他选手眼中,张超没唱什么高音,觉得他唱的歌没什么难度。 

  

  王晰作为声乐导师,是很有职业素养的,并不会因为他跟超鹅更熟一些而偏向超鹅,但是,从专业的角度看,张超对于声音的控制能力确实远远强于叶初言,所以,他选择了张超为A。

  

  同样,另一位声乐导师沈茗,也选择了张超为A。除此之外,楚少廷也选择了张超为A。其他的三位导师江若笙、郑泽、林宇皓则选择了叶初言为A,这下,最终的决定权就掌握在了杨硕手中。

  

  杨硕肯定是要给金主爸爸面子的,而且,既然两位声乐导师都认为张超更胜一筹,那就说明张超确实有能力,算不上偏袒,于是,叶初言挑战失败,张超依然定级为A。

  

  叶初言之后,就是两个五人组合,两个四人组合,都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表现。接着,又来了一个个人练习生。实际上,应该不算练习生了,因为他两年前已经出过单曲了,还小火了一把。

  

  “大家好,我叫舒子恒,今年25岁,来自亚特唱片。”

  

  听到别的选手议论舒子恒都已经出过单曲为什么还来参加国民偶像,2号不置可否。出过单曲又怎么了?娱乐圈每时每刻都有过气的艺人。舒子恒来参加国民偶像,倒不像是要重新出道,估计就是为了涨涨人气。

  

  出过单曲的艺人就是不一样,舒子恒唱歌的技巧非常纯熟,比大多数选手都高了好几个Level。而且,他的高音部分质量很好,算得上是一位很擅长唱高音的流行歌手。

  

  舒子恒最终选择了和许湛Battle,并且挑战成功,定级为A,许湛降级为B。

  

  录制临近尾声时,又上来了一个个人练习生。 

  

  “各位老师好,我叫白逸轩,今年19岁,现在是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大二的一名学生。” 

  

  白逸轩唱的是一首在原时空也非常著名的古风歌曲——《牵丝戏》。白逸轩的音色是很干净的少年音,并不会让人觉得像女声。而他的“戏腔”部分,也很有特点,并不是那种很别扭地捏着嗓子憋出来的,也不是戏曲唱腔与流行唱法结合出来的所谓“戏腔”,而是真正的旦角小嗓。 

  

  歌曲演唱完毕后,就到了才艺展示。白逸轩直接来了一段经典的《梨花颂》: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 

  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情也痴/

  天生丽质难自弃/天生丽质难自弃/

  长恨一曲千古迷/长恨一曲千古思……” 

  

  听听这清亮而又圆润的唱腔,再瞧瞧这眼神、这手势、这范儿,不用怀疑,肯定是专门学过戏的。

  

  “白逸轩,我想问一下,你有专门学过戏曲吗?”被白逸轩惊艳到的杨硕有些好奇。

  

  “学过的,从七岁就开始学了,学的是男旦,一直学到高一。”白逸轩回答道。

  

  “哇,童子功诶,那你学的真的蛮久的了,而且男旦现在还是很少见的。”沈茗感到有些讶异,“都学了这么久了,后来为什么不学了呢?” 

  

  白逸轩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因为我那个时候个子长得太高,高一就有1米89了,现在1米93,不太好搭戏。而且,我的父母觉得学戏太苦了,他们更希望我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个稳定的工作。”

  

  “然后你就考上复旦了?”对于这样的学霸,江若笙还是非常佩服的。

  

  白逸轩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

  

  “OK,那么白逸轩,你觉得你能得到什么样的等级评定?”杨硕手中拿着各个导师给出的等级,看向了白逸轩。

  

  “应该是A吧。”白逸轩还挺自信的。

  

  “恭喜你,猜对了。”杨硕笑了笑,“那么,白逸轩,你想向谁发起挑战呢?”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选一个Vocal挑战时,他叫出了“唐晗”的名字。 

  

  “你要Battle舞蹈?”惊讶中的杨硕不由地问出了声。

  

  “是的,我觉得我如果最后能够进入组合的话,可能更适合做Dancer吧。”白逸轩给自己的定位就是Dancer,“戏腔”只能算是他的一个亮点而已,“我上大学以后,一直在学习Breaking。” 

  

  唐晗有点懵懵地走上了舞台。

  

  白逸轩的Breaking确实很厉害,他跟唐晗一样,都是偏好Power Move的B-Boy。

  

  两人的斗舞非常酷炫,都没有玩儿虚的,各种高难度动作一个接一个的上下翻飞。

  

  单从他俩的Powermove看,2号觉得还是唐晗厉害点儿,不过也没有强很多。而且,唐晗只有舞蹈拿得出手,白逸轩却既能跳,又能唱,还有“戏腔”的亮点,所以,唐晗输定了。 

  

  果然,白逸轩挑战成功,定级为A,唐晗降级为B,辰星六子至此全军覆没。

  

  白逸轩之后,剩下的两个组合,都表现平平。到此,一百位选手的第一次定级表演全部结束。

  

  最终,定级为A的九人分别是:张超,蔡珹喻,阿云嘎,祁远,管砚,舒子恒,白逸轩,顾琛,宋凡。其中,唱跳兼修的有阿云嘎,蔡珹喻,白逸轩,管砚,舒子恒;祁远兼修舞蹈和rap;张超是纯vocal,顾琛是纯dancer,宋凡是纯rapper。


一点背景(2)

2号的人设持续补充ing

设定:

7岁时,父母离异,2号跟父亲一起生活。

9岁时,父亲结婚,2号有了弟弟,他成了多余的那一个。

2号生活在一个缺爱的环境中,早熟的同时,他想要获得别人的关注,于是,他就萌生了想要当明星的想法。

10岁时,2号开始学街舞;12岁时,2号确立了要去韩国当练习生的目标,开始学韩语。

14岁时,通过韩国娱乐公司在中国的选拔,成为旗下练习生。但是,来自中国的练习生一直都很受排挤,还会被欺负。这促使2号拼命想要往上爬。

性格方面,2号既脆弱,又坚强,身处的环境让他习惯了伪装。

跟蔡蔡一样,2号有着很强大的抗压能力,也非常执着;他思想成熟,目标清晰,严于律己,对自己的未来有规划;对自己认定的事,一定要做到最好。

他很少为自己而哭,但很容易因为别人的爱和温暖而破防(晰昱、杨昱、嘎昱就是这样在一起的,但因为受到的伤害越来越多,2号的防备心就越来越强,强到不敢接受别人的爱了,佳昱就是这样be的)

2号其实很羡慕蔡蔡。他自以为自己不喜欢蔡蔡的傻白甜,但其实那是他最想要的纯粹。他喜欢捉弄蔡蔡,故意用自己的经历刺激蔡蔡,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是因为他不希望蔡蔡喜欢上别人。


第五章 国民偶像初次定级(5)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五章

  

  风尚七子之后,又上来两个组合,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一个A都没有。蔡程昱一边跟超鹅和嘎子哥聊几句,一边听2号吐槽,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就差一包瓜子了。 

  

  录到这里,已经整整录制了四个小时。于是,节目组宣布录制暂停,先去吃午饭,吃过午饭再继续录制。

  

  众位选手彼此之间并不熟悉。以组合形式来参加节目的还好,有相熟的人结伴;以个人练习生的形式来参加节目的单人就有些凄惨了,只能形单影只。蔡程昱和张超虽然都是个人练习生,但却跟着阿云嘎,和风尚文娱的其他六人凑在了一起,霸占了一个大长桌。

  

  有“外人”在,很多话都没办法说,即使这样,三人还是聊得很开心。风尚文娱的其他六人都非常纳闷,他们的队长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不过,有些遗憾的是,导师们并不和选手在一起吃饭,王晰只能暂时脱离“大部队”。

  

  很快,节目录制再次开始了。

  

  接连上来了四个组合,选曲都是侧重于Rap和舞蹈,只是同样没什么出彩的选手。虽说有的组合跳舞还挺好看的,但蔡程昱觉得自己的耳朵简直受到了荼毒——都唱成这样了,是什么给了他们勇气来参加选秀? 

  

  2号也看不上这些选手,这种水平的练习生,在韩国的娱乐公司里根本待不下去。但他挑剔的不是这些人的唱功,而是这些人的Rap和舞蹈水平。 

  

  “这个跳的什么东西?动作软塌塌的,一点力度都没有” 

  “啧啧,这个节奏感太差了,完全没踩到点上”

  “这是rap?他是来搞笑的吗?随便一个喊麦的都比他强” 

  “队形太松散了,该遮的瑕疵都没遮住,全暴露出来了” 

  …… 

  

  在2号的吐槽之中,一个个人练习生上场了。

  

  “大家好,我叫管砚,来自寻乐唱片,是上海音乐学院大二的一名学生。”

  

  一听上海音乐学院,蔡程昱精神来了,哟,学弟!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个专业的。其实也不能说是学弟,蔡珹喻今年才17岁,管砚显然要比蔡珹喻大。

  

  “寻乐唱片?又是大公司出来的!” 

  “哇!上海音乐学院的?肯定很专业!”

  “感觉很有那种好学生的气质哦!” 

  “长得也好帅啊!” 

  “唱肯定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跳舞啊?”

  ……

  

  管砚演唱的曲目竟然是电影《毕业生》的主题曲——《The Sound of Silence》。听到这熟悉的旋律,蔡程昱不由地回忆起当年参加声入人心时,晰哥、琦哥和川哥一起合作的三重唱。现在晰哥就坐在导师席上,也不知晰哥有何感想。 

  

  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歌手,管砚的确展现出了他的专业素养,但蔡程昱一仔细听,就发现管砚在很多细节的处理上都是有瑕疵的。毕竟管砚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有不成熟的地方很正常。何况,一回想起那惊艳众人的三重唱,蔡程昱就总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听了管砚的演唱,王晰略微点了点头。这小孩儿唱的还行,比方书剑稍微差一些,但绝对比之前那些音准都找不着的强多了。

  

  接下来,管砚又展示了一段Hip-hop,虽然被2号吐槽跳得一般,但还是顺利定级为A。这下,已经有五位选手定级为A了,其他还没表演的选手压力越来越大。

  

  管砚之后,又是两个表现得很平庸的组合。然后,在众人的期待中,辰星文娱的六人组合闪亮登场。 

  

  清一色的大长腿,清一色的黑色系服饰,这让众人不禁想到了之前的风尚七子。辰星和风尚,这娱乐圈的两大巨头,哪一家的组合更胜一筹呢? 

  

  一声整齐而又有气势的“大家好”之后,六人齐刷刷地向导师们鞠了一躬。

  

  “我是来自辰星文娱的尚旭。”

  “我是来自辰星文娱的林简。”

  “我是来自辰星文娱的杜元钧,是队里的vocal担当。”

  “我是来自辰星文娱的谢瑜,是队里的rap担当。”

  “我是来自辰星文娱的唐晗,是队里的主舞兼rap担当。”

  “我是来自辰星文娱的许湛,在队里担任队长。”

  

  辰星六子带来的是一首热门歌曲改编的舞曲,表演结束后,导师们先是稍作点评。接着,杨硕翻了翻六人的资料:“唐晗,资料上有写,你是去年Red Bull BC One中国选拔赛的冠军?可以show一段breaking给我们看吗?” 

  

  一听唐晗参加过BC One,全场对街舞稍微有点了解的选手都激动了起来。 BC ONE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B-Boy大赛之一,每年会在世界各地选拔实力超凡的十六位B-Boy,一对一斗舞淘汰,斗出谁才是最终的The One。唐晗就是去年的十六分之一,但运气非常不好的是,第一轮就遇到了去年的冠军,惜败而回。不过,也正是因为参加了BC One,他被辰星文娱的星探发掘,签约了辰星文娱。

  

  唐晗是一个比较擅长Power Move的B-Boy。他很清楚,普通人对街舞的印象就是这些高难度动作。所以,唐晗脱了外套,跟着音乐的鼓点,直接来了连续的AIR FLARE+ELBOW GLIDE+FLARE+AIR FLARE+AIR CHAIR,长达40秒的各种高难度连续旋转,赢得了全场的欢呼声。

  

  蔡程昱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厉害!”

  

  2号不由地有些不爽:“这就厉害了?你不是有我的记忆吗?我比他厉害多了!”

  

  被2号这么一提醒,蔡程昱自然想起了2号酷炫到炸的Powermove。为了能做出这些动作,2号吃了不少苦。但有些小记仇的蔡程昱可不会顺了2号的意,反而逮住机会回怼了2号:“可你现在又跳不出来。”

  

  第一次被1号噎到,2号简直气成河豚:“╭(╯^╰)╮,你等着!” 

  

  比起风尚七子来,辰星六子的表现也挺不错的,最终,许湛、唐晗定级为A,杜元钧定级为B,其他三人,定级为C。 

  

  眼看着A等级的名额只剩下2个,录播室内的气氛愈加凝重。

  

  连续两个组合后,又来了一个个人练习生。

  

  他一出场,众人就惊呼了起来:“哇哦!”

  

  蔡程昱也惊讶了一下,因为出场的这位练习生,竟然穿着古装——宽袍大袖,衣袂飘飘,还带着假发和发冠,贴着假胡子。蔡程昱总感觉这个造型有点熟悉,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大家好,我叫顾琛,今年22岁,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系,来自华睿文娱。” 

  

  北京舞蹈学院?一听这个学校,蔡程昱就看了一眼嘎子哥,不过嘎子哥是音乐剧系的。既然顾琛是古典舞系的,那这身装束是为了表演古典舞吧? 

  

  导师们跟顾琛略微聊了几句后,顾琛便开始了他的表演,他带来的表演是选择舞剧《孔子》中的片段《启程》。 

  

  顾琛背对着众人站定,录播室内就响起了《启程》悠扬的旋律。

  

  舞剧,主要是依靠舞蹈演员用自己的肢体语言来叙事。顾琛在这方面不但非常有天赋,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不然他也不会20岁就成了孔子的B组演员。

  

  《启程》配乐中的吟唱开始了,顾琛依旧背对着众人。不了解舞剧《孔子》的众位选手有些纳闷,为什么顾琛还不开始跳舞。

  

  蔡程昱却是看过《孔子》的,《启程》的背景是孔子辞去鲁国大司寇的官职,启程周游列国,推行他“仁”与“礼”的主张,但前路吉凶未卜,所以,舞剧中就有这样一段留白来渲染气氛。

  

  终于,顾琛缓缓地伸出了左手,缓缓地转过身来。当他转过身来,蔡程昱就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和表情,非常有诉说感,完全把孔子那种满怀期盼而又忐忑不安的情绪表现出来了。在这个方面,舞剧和音乐剧倒是有些相似,都很注重向观众传递情感。 

  众位选手中,大多数是不了解舞剧这种艺术表现形式的。有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疑惑:中国歌剧舞剧院出来的就是这种水平吗?动作缓慢,看着就跟哑剧似的,完全没什么难度,貌似没什么了不起的啊;有的不明觉厉,不动声色,保持观望态度;当然也有艺术素养比较高的,很快就被配乐和顾琛的表演感染了,即使不了解剧情,也莫名觉得被触动了,认真地欣赏起来。

  

  这时,低沉的吟唱结束了,配乐变得激昂起来,顾琛的舞蹈动作也跟随着音乐开始大开大合,众人的目光都被顾琛吸引了。 

  

  很快,就到了《启程》的高潮部分——云里、侧空翻、侧空翻,连续三不沾!顾琛就好像脱离了地心引力一样。接着,又是各种旋转组合,真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当配乐停止、顾琛表演结束时,大家都觉得意犹未尽,连连鼓掌。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吧!

  

  蔡程昱真没想到,在这种偶像男团选秀里,能够见到这么优秀的舞者。跟之前唐晗那种用各种高难度舞蹈动作叠加起来的炫技式表演不一样,顾琛的舞蹈感染力非常强,完全带动了他的情绪。顾琛的技巧也相当厉害,那几个连续的空翻,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会“轻功”。 

  

  2号也觉得顾琛非常出色。以前拍打戏的时候,2号遇到过一个学古典舞出身的演员,对方的打戏特别飘逸,给2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着顾琛,2号就不由地想,如果顾琛去拍打戏,一定也会很好看。


一点背景(1)

2号出自集体ooc,all昱娱乐圈文

2号初恋时16岁,对象是晰,晰是金主,本来是交易,但两人之间互生情愫。后来晰要跟其他财团的千金结婚,2号有自己的底线,就分手了。

第2次恋爱19岁,对象是羔羊,羔羊是队友,炒cp时日久生情。回国后聚少离多,羔羊又跟当红小花炒cp,2号一气之下,跟一起上综艺的当红小生人工炒cp。两人之间有了误会,最终分手。

人工很会撩,两人就在一起了。但人工习惯性地撩别人,2号对这份感情本来也没多认真,就又分手了。

22岁,2号第一次拍电视剧,还是主演。他没什么演技,压力很大。男二是实力派前辈嘎,嘎指点他怎么演戏,然后两人就有了感情。但嘎觉得,2号现在在上升期,他们俩不该在一起,提出了分手。2号的第四段感情无疾而终。

至此,2号越来越不相信爱情。

23岁,2号在酒吧里认识了黄子。黄子是酒吧里的驻唱,很有音乐才华,他给2号的新专辑写了3首歌。后来,黄子参加了音乐选秀节目,迅速走红,两人渐渐断了联系。

24岁,2号录综艺“荒野求生”的时候认识了佳哥。佳哥是退伍军人,他对2号是认真的,但2号不是,慌乱中,2号提出了分手。这是2号第一次渣别人。

后来,2号在某次宴会上认识了超鹅。超鹅是富二代。凭2号现在的咖位,已经不缺资源了,但超鹅还是给了2号不少资源。但不久后超鹅又有了“新欢”,两人不了了之。

25岁,2号去滑雪的时候认识了李总。大家都是玩玩而已,算不上谁渣谁。

26岁,2号健身的时候遇到了黑道太子g7,一直在一起,直到穿越前。


第四章 国民偶像初次定级(4)

jj一个太太写的的文,等更新两年,结果太太锁文不写了,只能留下来做个纪念,期待有一天太太可以修文写下去。


       第四章

  

  “非常棒!真的非常棒!你的表现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杨硕完全不吝啬他的夸赞。

  

  王晰非常确定这就是蔡蔡的音色,但看着蔡蔡完全不同的长相,他又有些怀疑,这颗蔡到底是不是穿越的。于是,王晰便试探道:“你应该接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吧?有没有学过美声?可以唱几句吗?”

  

  ???选手席上,不少选手都面面相觑。这不是偶像选秀吗?怎么还考美声?

  

  蔡程昱不禁笑了,晰哥肯定是认出他了:“那我就唱几句《多么快乐的一天》吧。”

  

  “Pour mon ame quel destin/

  J'ai sa flamme et j'ai sa main/

  Jour prospère Me voici/

  Militaire/

  Militaire et mari/

  Pour mon ame quel destin/

  J'ai sa flamme et j'ai sa main/

  Me voici/Me voici/Militaire et mari/

  Me voici/Me voici/Militaire et mari/

  Militaire et mari/Militaire et mari/

  Militaire” 

  

  标志性的九个HighC一出,王晰立刻确定这颗蔡也是穿越的了。

  

  选手席上的不少选手都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不是偶像选秀吗?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拿唱歌剧当才艺?

  

  江若笙没怎么听过美声,但也听得出蔡程昱的高音非常厉害。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颜值高就已经比其他人多出很大的优势了,没想到这个蔡珹喻还真有几分本事,这就很难得了。江若笙很看好蔡珹喻,不由对他的舞蹈功底产生了好奇心:“资料上有说你只学了十天的舞蹈,可以展示给我们看一下吗?”

  

  这下,就轮到2号上线了:“当然可以。”

  

  “OK,那你就表演给我们看一下吧!”杨硕可不觉得学了10天的舞蹈能有什么看点,但既然江若笙cue了,那就看看吧。

  

  2号当初能在Seraphim里担任主舞,舞蹈方面自然非常厉害,无论是Breaking,还是Popping,无论是Hip-Hop,还是Jazz,2号都很精通。尤其是他的Powermove,就算跟世界顶尖的Bboy Battle,也不落下风。但是,蔡珹喻的身体素质支撑不了几个Powermove,2号对新身体的掌控熟练度也不高,再加上公司给他填报的资料是“只学了十天舞蹈”,2号就简单地跳了一段自己编舞的《Handclap》。

  

  这首歌也是神奇,1号的时空有,2号的时空有,这个时空也有。 

  

  音乐一响起,2号的气场就随之一变——在舞台上,他就是绝对的King。 

  

  王晰越看越纳闷,四肢不协调的蔡蔡啥时候跳舞这么好了?张超也挺惊讶的,不过他觉得这可能是蔡珹喻自带的技能。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懂舞蹈的人顶多就是觉得2号的动作干脆利落,十分帅气,但落在杨硕,以及舞蹈导师江若笙和楚少廷的眼里,可就不仅仅是“帅”了,这踩点,这律动,这控制力,这连贯性,怎么可能是只学了十天的结果?舞蹈动作看着是没多难,但很多练舞数年的人,也未必能达到这种完成度。

  

  “这是十天练习出来的水准?开什么玩笑!”

  “我练舞一年多了,但跟他完全没法比啊……”

  “踩点好准!简直是踩点狂魔啊!”

  “他这个踩点,真的是极度舒适啊!”

  “绝对是A!稳了!”

  “反正我是不相信他只学了十天……”

  “我也不相信”

  “天啊!真的好帅!”

  “我感觉我要变成蔡珹喻的粉丝了” 

  …… 

  

  音乐结束,2号定格在最后一个动作上,他喘着气,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些许的汗珠。如果是他自己的身体,这点运动量根本不会让他流一滴汗,但谁让蔡珹喻疏于健身呢?只是胜在年纪小,底子还算不错而已。

  

  “你真的只学了十天的舞蹈吗?”江若笙完全不相信蔡珹喻交上来的资料,要是十天就能跳成这样,那从八岁就开始练舞的她练的是什么?

  

  2号收敛了自己跳舞时的锋芒毕露,转而模仿1号乖学生的样子,腼腆地笑了笑:“初一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但是初三要中考,就不学了,后来上了高中,也没再练了。资料上写十天,是因为公司找了舞蹈老师,给我培训了十天。”

  

  面对这样的解释,江若笙半信半疑,只能说,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天才存在。

  

  相比于江若笙只顾着怀疑蔡珹喻到底学了多长时间舞蹈,杨硕更惊异于蔡珹喻身上流露出来的偶像气场。气场这个东西,说起来挺玄的,但说白了,就是一个人给其他人的整体感觉。

  

  在杨硕的眼里,蔡珹喻刚刚的那段表演,完全就是一个成熟偶像的Live。他每一个看向观众的眼神,每一个动作的Balance,每一个对镜头的Catch,绝对不是一个新人的水平,唯有受过严格的训练,才能表现得如此完美。杨硕甚至有些怀疑,蔡珹喻是不是在韩国的大型娱乐公司当过练习生。不是他看不起中国的娱乐公司,但事实就是,在对男团偶像的培养方面,中国这些娱乐公司真的不够成熟。

  

  不仅是杨硕,楚少廷也有这种感觉。他很清楚,他17岁的时候,舞台表现力可没有蔡珹喻这么强,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毫无疑问,蔡程昱成功定级为A。

  

  “哇哦,真的是A!我就说是A吧!”

  “天呐,一上来就两个A了,我们怎么办啊?”

  “太厉害了,唱得又好,还能跳,我感觉我没戏了……”

  “下面就是风尚的了,估计又是A……”

  “一共就9个A,现在就剩下7个了!”

  

  在众选手的议论声中,2号下线,蔡程昱上线,回到了3号座位上。 

  

  蔡蔡一上来,张超就给了蔡蔡一个拥抱:“恭喜~~” 

  

  “同喜同喜!”蔡程昱回抱了一下张超,“现在就等嘎子哥啦~~”

  

  …… 

  

  风尚文娱,一家老牌的大型经纪公司,在辰星文娱崛起之前,是娱乐圈里当之无愧的大哥大。不过,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国人对于文化娱乐的需求日益增加,各家娱乐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风尚文娱对于艺人的培养模式,逐渐显得传统而单一,在不少圈内人眼中,风尚文娱大有日薄西山的趋势。不过,对于新人们来说,风尚文娱依旧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大公司。 

  

  风尚文娱的七人组合一上来,就给人一种“这就是偶像男团”的视觉冲击。所有人都颜值在线,清一色的大长腿;七人的服饰同属蓝色系,但却是浅蓝、天蓝、湖蓝、雾霾蓝、宝蓝、深蓝、藏蓝七种不同的蓝色,细节方面也各有不同,让人不得不慨叹:不愧是大公司培养出来的!单是服饰这一项就拉开了差距。

  

  风尚七子的蓝色系,让蔡程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阿龙川蔡踢馆歌手唱《鹿 BE Free》时,他们也都穿的蓝色系,不过,他们穿的是很正式的西装,风尚七子穿的可要休闲多了,毕竟要跳舞呀。

  

  风尚文娱在培养艺人的方向上,更侧重于影视剧作品。所以,当几位导师看到风尚文娱竟然送来一个七人组合,还是有些惊讶的,难道风尚文娱要改变发展策略,开始培养流量了吗?

  

  王晰可没工夫想那个,他惊疑不定地看着阿云嘎的名牌,这是嘎子? 

  

  一声整齐而又有气势的“大家好”之后,七人齐刷刷地向导师们鞠了一躬。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周洋。”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斐夕。”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辛哲。”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温景川,是队里的主唱。”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祁远,是队里的rap担当。”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陆淮莘,是队里的主舞。”

  “我是来自风尚文娱的阿云嘎,在队里担任队长。” 

  

  风尚七子的表演曲目是时下很流行的一首英文歌曲《Adventure》。这首歌节奏感很强,很适合编舞,既有高音又有低音,中间还有一段rap,难度还是很高的。

  

  虽说温景川是主唱,但高音部分主要还是由阿云嘎负责的。其实风尚的这几人唱功都不错,反正比第一个上来的组合要强多了,只是,阿云嘎太强了,他的唱功远远高于其他人,于是就形成了一王者带六青铜的局面,听上去并不协调。 

  

  并非是阿云嘎不懂得配合,而是偶像男团的演唱又不是声入人心里的那种重唱,基本就是一个人分几句歌词,各唱各的,再加几句齐唱而已,想配合也无从配合。反倒是舞蹈方面,七个人的默契度很高,舞台效果很炸。

  

  王晰自然听出了这就是嘎子的音色,但为了确定一下,他还是cue了阿云嘎:“阿云嘎,你是你们组合里的队长,对吧?我想单独听一下你唱歌。”

  

  一看王晰的表情,阿云嘎就知道他也是穿越的了,便回应了王晰的试探:“那我就唱一段《心脏》吧。”

  

  选手席上,别的选手都不知道《心脏》是什么歌,唯有蔡程昱和张超,兴奋得像小迷弟一样:“哇!嘎子哥要唱《心脏》!”

  

  “我的爱人/你会不会/一直哭着到天亮/

  让满腔的海水/涌进我的胸膛/在我的怀里多滚烫/

  我多想在你的身旁/哪怕一夜的时光/

  当我抱着你/伸出了臂膀/我多么渴望就此抓住不放/

  我多想在你的身旁/哪怕一夜的时光/

  我把你藏在身上哪一处地方/才能永世不忘/

  不管海水多么冰凉/我依然有一颗心脏/

  不管海水多么冰凉/我依然有一颗心脏……” 

  

  听着阿云嘎的演唱,杨硕不由地有些纳闷:现在的偶像唱功都这么强了吗?张超的live已经够厉害了,跟着就来了个蔡珹喻,这回又上来个阿云嘎,Vocal不是一向都是稀缺资源吗?什么时候这么白菜了? 

  

  同样,毫无疑问的,阿云嘎定级为A。而他的六位队友,Rap部分很出彩的祁远也是A,温景川、陆淮莘定级为B,周洋、斐夕、辛哲定级为C。